首页 | 权威发布 | 高层动态 | 人事任免 | 政策解读 | 其他政要 | 时政要闻 | 直通民意 | 各地高层动态 | 各地政务动态 | 政府采购
鲁网 > 山东政务 > 时政要闻 > 正文

10岁女孩疯狂打赏网络主播1万6千元!未成年人网络“乱”花钱行为谁来买单?

2020-05-08 15:56 来源:齐鲁网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
打印
泰安10岁孩子为给主播打赏3天时间刷了母亲5个月工资泰安东平县黄女士10岁的孩子小钰,最近沉迷于一款刷视频软件,叫刷宝短视频,利用上网课拿手机之便,仅仅3天的时间,就给该平台上的主播打赏了将近1.6万元。而打赏这个行为是通过微信或支付宝渠道支付的,平台方建议家长妥善保管自己的支付密码与手机,在一定情况下可设指纹支付或人脸支付功能。闪电新闻记者通过查找相关法条了解到,《民法总则》第十九条规定:八周岁以上的未成年人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,实施民事法律行为由其法定代理人代理或者经其法定代理人同意、追认,但是可以独立实施纯获利益的民事法律行为或者与其年龄、智力相适应的民事法律行为。

  鲁网5月8日讯 前几天,一则《9岁女孩到派出所“自首”称要进监狱 民警一问原因大家忍俊不禁》新闻上了微博热搜,引起广发关注。

  新闻里的女孩是湖北十堰人,“自首”的原因是在上网课时趁父母不注意,自己偷偷玩起游戏还进行充值。被发现以后,爸爸带着她去派出所,要求她“自首”,承认自己的错误。

  这一段时间,学生学业课程主要是在网上进行,不少学生可以说是碰到了梦寐以求的手机。而在这期间,刷视频、玩游戏则成为部分学生的解压神器。许多未成年人在心智尚未成熟的情况下,拿着家长的手机乱刷礼物、随意充值,可谓是砸了不少钱进去。

   

  泰安10岁孩子为给主播打赏 3天时间刷了母亲5个月工资

  泰安东平县黄女士10岁的孩子小钰,最近沉迷于一款刷视频软件,叫刷宝短视频,利用上网课拿手机之便,仅仅3天的时间,就给该平台上的主播打赏了将近1.6万元。这是什么概念,黄女士是一名普通的财务人员,一个月工资为3千元,这打赏的钱远远超过自己5个月的工资。

  黄女士有两个手机,一个给让孩子上网课学习,一个自己日常使用。

  自4月26日起,黄女士因工作原因,处于忙碌的加班状态,每天加班到11点钟左右,孩子则一个人在家上网课。4月28日下午,一向在家学习的小钰突然嚷嚷着要跟母亲一起到单位。

   

  晚上8点钟左右,黄女士在打电话的时候突然发现,自己的手机竟支出了188元。这可把她给吓坏了,还以为是被别人盗取钱财,赶紧把网银上剩下的钱转移到另一张卡上。后经询问,才知道是自家孩子给短视频主播打赏的:“我根本没有注意到,单纯以为她就是拿我的手机去学习了呢,啥时候下的软件都不知道。手机上其他的软件都给她锁上了,游戏、抖音之类的统统给她锁上了,不知道她又从哪里下的。”

   

  原来小钰在前两天用上网课的手机,给多名主播打赏,总共约1.3万元。在4月28日下午,小钰跑到单位上,用妈妈的另一部手机又打赏了主播2千5百元。“就三天的时间,就刷出了将近1.6万元,一天约5千多块钱。”对此,黄女士表示一个不注意,一大把钱就流出去了。而对于自己的行为,年仅10岁的小钰从未想过事态会这么严重:“我进去看直播,里面的主播说要荧光棒,我就点一下,然后他就说谢谢你的荧光棒,我就很开心,我也不知道会充这么多钱。”

   

   

  事情发生之后,黄女士立马跟刷宝短视频的相关平台客服中心联系,客服中心则表示已经充值的钱是无法退回,并表示在充值页面也有明确的协议说明。

   

  当黄女士提到孩子才10岁,是未成年人,客服中心则解释称平台是面对所有用户,无法判定使用的用户是否是未成年人,充值是自愿行为,平台方不负责。

   

  而打赏这个行为是通过微信或支付宝渠道支付的,平台方建议家长妥善保管自己的支付密码与手机,在一定情况下可设指纹支付或人脸支付功能。

   

  互联网直播、游戏逐渐幼龄化 未成年人“乱”花钱事件屡见不鲜

  随着信息科技的快速发展,网购、移动支付越来越便捷。各类直播平台、游戏软件在资金和技术的加持下,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出来。尤其是在年轻人的生活圈子里,直播平台、游戏如同日常必备品,一刻也离不开。当然,在这其中不乏未成年人。随着互联网直播、游戏的幼龄化,像这类未成年人给网络主播疯狂打赏、为游戏随意充值的事件,可以说是屡见不鲜。

  去年,泰安刘先生的女儿在一直播平台上看主播,打赏的总金额达75万元。而枣庄王先生则表示从去年12月份开始,家里11岁的孩子在王者荣耀上共充值了1.2万元。

  2月7日,济宁华女士称自己孩子在快手平台上花1万元打赏网络直播。4月份,青岛吴女士14岁的孩子在网上为游戏充值了4.5万元。

  家长or平台 谁是买单方

  对于此类事件,家长和平台双方到底谁该买单?网友们持了不同的看法。部分网友认为,家长有很大的责任,家长的教育,不容忽视。一方面,在这个年纪,家长应教育孩子培养正确的金钱观、消费观,不养成大手大脚花钱的习惯。另一方面,孩子的记忆力、观察力超强,家长在使用这些软件时,要适当避开孩子,保护好支付宝、微信密码,避免造成经济损失。

   

   

  部分网友则认为平台方应负主要责任,是网络平台监管不力,并且部分主播有诱导青少年打赏的行为。

   

  闪电新闻记者通过查找相关法条了解到,《民法总则》第十九条规定:八周岁以上的未成年人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,实施民事法律行为由其法定代理人代理或者经其法定代理人同意、追认,但是可以独立实施纯获利益的民事法律行为或者与其年龄、智力相适应的民事法律行为。第二十条规定:不满八周岁的未成年人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,由其法定代理人代理实施民事法律行为。 
 

  由此可见,未成年人的这类打赏行为是要有父母的授权才算有效,否则可以要求返还。因此,只要证明是孩子的行为就能要求返还。

  为了进一步明确具体责任,闪电新闻记者咨询了山东新亮律师事务所的律师陈正斌,他表示遇到这种情况,作为孩子的家长,首先没有尽到一个监管责任,家长这边儿肯定也承担一部分责任;而平台方这边没有设置好一定的防范未成年人措施,没能有效避免和防范未成年人此类不太理智、盲目地打赏行为,基于此造成的金钱损失,平台方是要承担一个主要责任,甚至是全部责任。在规范管理上,这些网络直播、游戏平台,应尽快推广年龄认证和识别系统。


责任编辑:韩黟瞳
分享到: